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 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2021-07-18 17:00 来源:聚侠千机 作者:中二臻病

“You gain strength, courage and confidence by every experience in which you really stop to look fear in the face. You are able to say to yourself, 'I have lived through this horror. I can take the next thing that comes along.' You must do the thing you think you cannot do.”

— Eleanor Roosevelt (You Learn by Living: Eleven Keys for a More Fulfilling Life)

“每一次真正停下来面对恐惧的经历,你都会获得力量、勇气和信心。你可以对自己说,‘我经历过这种恐怖。我可以接受接下来的事情。你必须做你认为你不能做的事情。”

— 埃莉诺•罗斯福(生活教会我)

在开始今天的话题前,首先我们来讨论两个问题:

「游戏」是什么?

对于第一个问题相信大部分人的想法可能是:

能舒缓情绪,放松压力,打发时间

然而除此之外呢?引用维基百科的解释:

游戏,既可以指人的一种娱乐活动,也可以指这种活动过程。游戏的道具可以为玩具。在英语,体育比赛(Game)亦是游戏的一种,而体育运动亦是由游戏演变出来。游戏是一种有组织的玩耍,一般是以娱乐为目的,有时也有教育目的。游戏不同于会有对应金钱报酬的工作,也不同于呈现美学或是概念元素的艺术。不过彼此之间的分界不一定很明确,像职业运动员的游戏和工作可能是一体,而像拼图游戏则同时具有游戏和艺术的成分在内。

我认为”游戏”之所以称为游戏最主要的是最基本也是最需要满足的是其是否能准确无误的传给给玩家所想要表达的信息的游戏才能称之为“游戏”。

好游戏应该要满足哪些点?

那么第二个问题对我而言:画面?操作?玩法?完整性?剧情

不不不,我觉得这些都不是我评定一个好游戏的标准,更多的只能算是一个加分项,我在意的是通关这款游戏后能给我的自我界限带来多大的扩展,并且对内心的地图会有什么意向不到的收获,如果能有游戏达到以上的要求,那便是我认为的好游戏。

我认为「无声狂啸」(I Have No Mouth, and I Must Scream )便是同时满足上面两点要求的佳作之一。

窥探人性深渊的AVG佳作「无声狂啸」

「无声狂啸」是根据美国著名科幻作家哈兰•埃里森的同名小说改编而来。游戏的制作商是之前推出过黑暗之蛊系列的Cyberdream公司,但游戏因为对有关战争,性,人格,暴力,虐待,权力等道德社会问题的直白呈现导致自发售后在当时那个年代一直饱受争议也相应的带来了巨大的商业失败,Cyberdream公司也因此而慢慢没落,走向终点。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与其他同类型的改编游戏不同的是,原作者哈兰•埃里森不仅全程参与了游戏的制作,还亲自为游戏的角色攥写了大量的文本来补足修正游戏的剧情,甚至为游戏中最大的反叛”AM(主宰)”进行了配音,其实哈兰•埃里森本人是不怎么喜欢玩游戏的,因此也在小说的游戏化过程中要求本作“set the precedent that games should be more than a way to waste time. (游戏的意义应该远大于浪费的时间。)”,并且在开发商的强烈反对下,删除了游戏中唯一一个称的上完美的结局,但也因此做出了游戏史上第一个批判现实主义的冒险游戏同时可能也是这款游戏在20年后依旧被人铭记的原因之一。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末日下的智械与幸存者

游戏背景设定在近未来,冷战开始后,逐渐转化为第三次世界大战,并一直持续下来,后面这场战争越来越大,越来越复杂,人类不得不依靠计算机来帮忙管理,于是中美俄三方联合制作了超级计算机,命名为「主宰」(AM,下文一律采用主宰来代表AM)至此和平降临了一段时间,但好景不长,渐渐的美国「主宰」拥有了自我意识,吞并了中国「主宰」和俄国「主宰」,合为一体,拥有了“本我”、“自我”、“超我”,随后因对造物主深深的憎恨,疯狂发射核弹,直至人类灭绝,但却留下了4个罪孽深重的罪人和1个无辜的女人做为玩具使其成为永生者并且也无法自杀,剥夺了其掌握自己生命的权力,并设计了他们专属的牢笼来让他们直面他们最大的恐惧,而且在接下来的这一百零九年来之间不停的重复他们内心的回忆做为冒险来戏弄他们,同时来发泄对人类无限的憎恨,做为玩家的你则需要带入他们每个人的人生中去找到战胜「主宰」或者解脱的道路。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 Hate,Let me tell you how much I've come to hate you since I began to live.There are 387.44 million miles of printed circuits in wafer thin layers that fill my complex.If the word hate was engraved on each NANOANGSTROM of those hundreds of millions of miles it would not equal one one-billionth of the hate I feel for humans at this micro-instant for you. Hate.Hate.”

满是伤疤的人形黑猩猩—班尼(BENNY)

班尼是「主宰」平时最喜欢玩弄的对象,他曾经是一个一名骁勇善战,横行霸道,没有任何同情心的军官,甚至常常因为手下未能完成指定的任务而残暴的致他们于死地,他被「主宰」夺取了智力和外貌,改造成了一只不能直立行走黑猩猩,这一百零九年来它一直被关在装有机关的笼子里,只要稍有迟疑就会被尖刀穿刺,身上无数的伤痕就记载着「主宰」对它的无情和残酷。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这一次「主宰」将它传送到一个古老的村庄并恢复了它的智力但没有恢复外貌,甚至还因为饥饿直接从楼梯上滚了下来,班尼盲目地在村庄中攀爬,来到了一片墓地前,这片墓地埋葬的是班尼之前的三个手下,他们痛斥班尼的冷酷无情,因为自私自利不顾手下的死活一意孤行,活活害死了他们,死去战友的述说渐渐唤醒了沉睡在班尼内心中最底层的记忆,班尼对 此无比的懊悔,跪倒在墓前希望得到忏悔,但换来的是一片沉默。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班尼沮丧的离开了墓地,饥饿难耐,继续漫无目的的行走着,来到一个原始村庄前,终于找到了食物,但怎么也没法下咽。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从希望跌落到绝望的班尼只能继续在村庄内探索,在一个山洞内发现了一对母子,母子帮助了班尼吃下了水果,但也因此得知原来这里的人为了不遭「主宰」的惩罚会定期举办活人祭祀来免除惩罚,《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这一次刚好是抽到了小男孩的母亲,这位善良的母亲被「主宰」化成了一片灰烬,班尼下定决心一定会保护好那善良母亲的孩子。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再次回到之前战友的墓地前,他们惊讶的发现,原先那个冷血的班尼居然会有同情心,班尼得到了他们的原谅,但当班尼再次回到洞穴后,发现小男孩就是下一个被选中的活人祭品,但这一次它选择了保护那个曾经在他困难时帮助过他的那对母子,代替小男孩变成了祭品,被「主宰」再一次的传送回那个关押它满是机关和痛苦的牢笼,但这次他获得了忏悔和原谅。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有着严重自杀倾向的孤独者—葛里斯特(GORRISTER)

葛里斯特曾经是一个中年卡车司机,因为逼疯了妻子格丽妮斯(格林妮丝)而深陷于对自己良心的谴责而无法自拔。在长期的精神压迫下塑造成了其孤僻,自闭的性格,他被「主宰」关在一个软垫墙的一片漆黑满是软垫墙的幽小空间里,就像当年被他逼疯的爱妻被关在精神病院里那样饱受煎熬。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在这一次的苏醒后,「主宰」将他传送到一个阴暗的房间里,葛里斯特感觉胸口隐隐作痛,便来到了房间内的镜子前照了照,才发现理应是心脏的位置,现在竟是一片空洞,就彷佛被恶魔之手硬生生的从胸口抓取出来一样。探索片刻后,葛里斯特发现原来自己在一艘空无一人的飞艇上,走进其中的一个房间,葛里斯特发现了一把手枪,可是这又如何呢?「主宰」怎么可能轻易让他自杀,还是省省把,来到飞艇的外部铁三角上,葛里斯特惊讶的发现自己的心脏被可恶的「主宰」绑在铁三角的尖端上。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艰难的取回心脏后,葛里斯特将飞船着落在沙漠中的一间酒吧旁,地上的情景是那样的历历在目,让葛里斯特想起了当年自己还是个卡车司机时,就经常停车在这样的路边小酒吧旁。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进去干几杯休息下,可这次这个酒吧的名字居然和葛里斯特的名字一模一样,这一定是「主宰」的恶作剧,葛里斯特想着,进入酒吧稍作休息,来到后院遇到一个会说人话的狼狗。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葛里斯特经过几次的试探得知了狼狗的身份--「主宰」体内的中国「主宰」,它似乎有意帮助葛里斯特逃脱「主宰」的掌控,拿刚刚失而复得的心脏跟狼狗交换获得了下一个提示,根据提示,葛里斯特来到了一个冷藏库,发现有两个女人像猪肉那样被挂在钩子上,定睛一看这两人不就是自己的爱妻格丽妮斯和岳母爱德娜吗?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葛里斯特惊喜万分想与爱妻说两句,可看到她嘴角里不住的流口水便就知道她已不省人事了。而爱德娜倒还清醒,岳母爱德娜渴求葛里斯特放她下来,因为她如果不能把飞艇开过山脉那「主宰」就会杀了她,正当葛里斯特准备向前时,这老女人一下抓住了葛里斯特的脖子,挣扎中,一串钥匙掉在地上,葛里斯特使用钥匙来到了飞船的控制室,发现一本爱妻的日记,阅读日记后葛里斯特得知,原来岳母爱德娜才是使可怜的妻子格丽妮斯发疯的罪魁祸首,葛里斯特这一百零九年来一直无法摆脱的罪恶感也伴随着日记的合上消失得无影无踪,取而代之的只有对妻子的后悔莫及和心痛,在狼狗的帮助下葛里斯特埋葬了爱妻修复好了飞艇,在飞艇升空的那瞬间,葛里斯特来到飞艇外部的铁三角上,最后一刻,他掏出枪,对沙漠上塞满火药的酒吧扣动了扳机,又好像告别过去的自我一样,一切都成了尘埃,葛里斯特再次回到那个关押他的禁闭牢笼,但这次他再也没有对过去无限的自责和痛苦,取而代之的只有对爱妻的怀念。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心狠手辣的NaCui帮凶—尼达克(NIMDOK)

满脸憔悴的尼达克是他们五人中年龄最大,也是罪孽最深重的罪人,「主宰」称其是与自己性格最相似的玩偶,当年他是效忠NaCui的魔鬼博士,长期从事研究人体实验,他的手术刀下不知有多少不散的亡灵,「主宰」为他精心制作了曾经用来处理那些所谓“自愿捐献身躯”受害者们尸体的焚化炉用作他的牢笼,让其日以继日的忍受高温下蒸烤的折磨。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这一次「主宰」将他传送到曾经从事研究的集中营广场,让其去寻找所谓的“失落族人”,与记忆中的场景不同的是,旗帜上NaCui的“**”变成了主宰的“AM”广场上的铁丝网中关押着一位看起来精神异常疲惫的白发老人,与之交谈后发现老人似乎早就认识尼达克,说我们曾是朋友,但现在却已是敌人,对此尼达克有点摸不着头脑。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在守门警卫的指领下尼达克来到了他曾经工作过的医院,在医院里尼达克遇到了曾经的同事曼哲鲁医生,同事带领尼达克来到手术台,手术台上躺着一个已经昏迷的小男孩,同行的医生告诉尼达克,此次实验的目的是为了去除小男孩的下半部分脊椎,用来研究,尼达克简直不敢相信曾经的自己竟然从事如此惨无人道的实验,心中的怒火应运而生,尼达克不禁拿起了小男孩旁边的手术刀,结果了那个同行的医生,救下了小男孩,并带着乙醚逃离了医院,尼达克出门迎面看见了一位被卡在铁丝网上奄奄一息,痛苦哀嚎的逃跑者,尼达克使用刚刚拿到的乙醚为他止了痛苦,并用钳子为他剪开了铁丝,从逃跑者的口中,尼达克得到了一些重要的信息“唤醒睡者,说出事实和吻他。”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尼达克心中的疑问越来越多,来到之前关押白发老人的地方,在释放了老人后,老人告诉了尼达克“时间就是真相”的奥秘,虽然老人对尼达克的行为很惊讶,但也表示一件善事根本不算什么,等到帝国的末日来到的那天,他们仍会象猎狗追杀猎物一般追杀尼达克,再次回到医院手术室旁边的病房中,尼达克的找到了之前就下的小男孩,与之交谈中得知了一些关于“失落的族人”的秘密,但当尼达克想进一步了解其中的秘密时,小男孩却再也不肯说什么了,正当此时基地发生了暴动,尼达克慌忙的逃跑,来到了一处地下堡垒中,在那里尼达克找到了之前所说的巨像,并在巨像的旁边发现一面镜子。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尼达克照了照镜子,看到了一个丑陋无比的灵魂,这彻底唤起了深藏在尼达克内心深处的记忆,原来尼达克自己就是那个民族的人,他出卖了自己的父母,出卖了自己的种族,加入了NaCui的阵营充当了一个屠杀自己族人的恶魔,尼达克明白了原来那个“失落的族人”就是自己,当尼达克使用之前的密码成功启动巨像来到广场上时,他的族人已经追到了这里,面对族人,尼达克能做的只有把巨像的控制前交给领头的白发老人手中,尽管尼达克已经承认了自己的过错,但老人原谅了尼达克的过去,但还是无法宽恕他,老人下令巨像杀了尼达克,巨像冰冷的双手卡住尼达克的头颅,“我”的每一根神经都在向“我”发出死亡的警告,但内心却异常的平静:父亲母亲,还有“我”的同胞们,请原谅“我”……,视角一闪尼达克再次回到了那个关押他的熔炉,但这一次他获得了族人的救赎。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追求自由的花花公子—泰德(TED)

泰德曾经是一个爱玩弄感情的骗子,并且追求自由讨厌世俗的约束,黑暗是泰德内心深处的恶魔。「主宰」向来将他当作是自己最好的朋友并特地把他安排在一个毫无自由可言需要无时无刻躲避激光的屈辱鸟笼中,但这次它声称将给最好的朋友一次机会,一次可能恢复自由的机会,但这个机会是要泰德去自己最不愿意面对的地方然后解开其中神秘事件的真相。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面对自由的诱惑,泰德理所当然的接受了这个机会,「主宰」将其传送到了一座悬崖上,这里只有唯一的一条路通向黑色建筑的内部,显然这就是「主宰」想要他去解开真相的地方。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泰德进入建筑后,发现内部的装饰非常奇特,只有5台显示器,但想显示器对应的都是对泰德有特别意义的地方,泰德毫不迟疑的按下了城堡显示器下方的按钮,瞬间泰德感觉好像被断了线一样,回过神来时,面前的情景赫然正是屏幕里的情景,直觉告诉泰德神秘事件肯定就在其中。自由的诱惑实在太大了,哪怕只是「主宰」口中的自由。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泰德没有停顿的走进城堡中,城堡内泰德遇到了自己曾经的情人格林妮丝,她以前是多么的美丽又动人,但现在看起来却是如此的憔悴,泰德看到面前这个曾经朝思暮想的女人,心情一时难以言状,泰德亲身走向前,通过微弱的呼吸声得知格林妮丝的时日已经不多了,她很坚信现在自己的奇怪症状就是她的后母造成,那个心如蛇蝎嫉妒而又丑陋的老女人,但幸运的是格林妮丝有一面镜子作为自己的护身符,才使得后母无法靠近她,格林妮丝要泰德把梳妆台内的镜子拿给她,可泰德却怎么也找不到梳妆台里的镜子,无奈之下只好将这信息告诉格林妮丝,随知格林妮丝得知后异常的激动,哀求泰德一定要找回那面镜子,泰德在追问中得知,原来那面镜子除了驱逐后母,另外个用途就是能了结格林妮丝悲惨的一生,泰德很无奈,但想要格林妮丝解脱痛苦可能这就是唯一的方法了。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在城堡的探索中,泰德找到了一条暗道来到了一个密室,密室里是一个丑陋无比的老婆娘,毫无疑问这就是格林妮丝的后母。在交谈中得知,原来这个老女人也想要找到那面镜子,但却要泰德弄碎它,因为只有这样她才能接近格林妮丝,去折磨那个可怜的格林妮丝,为此丑陋的老女人开出了一个泰德追寻一生的条件,那就是获得自由,但是此时的泰德却拒绝了这个条件,他再也不愿意抛弃自己最心爱的女人,是的,泰德很渴望自由但是抛弃自己最心爱人获得的自由不要也罢,泰德返回城堡中,到王后的寝室翻遍了所有的书籍终于如愿以偿的找到了召唤恶魔和施加在格林妮丝身上的魔法,泰德回到之前密室,对那个恶毒的老女人以毒攻毒。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那个老女人应声倒下后,泰德拿走了曾经老女人手里的一支粉笔,当泰德再次回到格林妮丝的房间时,格林妮丝两旁出现了恶魔和天使,正如泰德自己内心深处的两种对立一样,但这次泰德再也不会为了自己放弃格林妮丝,在和恶魔的交谈中得出了镜子的下来,泰德拿到了那面镜子,先回到格林妮丝旁边,吸走了恶魔,在把它交给了格林妮丝,亲眼看着自己最心爱的情人用镜子了结了自己痛苦的生命被一旁天使的领导下前往天国后,泰德放心了,眼前的景色一闪,泰德再度回到了那个关押他毫无自由的鸟笼囚牢中,但现在的泰德已经释怀了。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惧怕黄色的女工程师—爱伦(Allen)

爱伦是五人中唯一的女性,也是唯一一个无辜的人,她在成为「主宰」的玩物前是一个杰出的女工程师,无论生活还是工作都是世人眼中的女强人,别人都惊讶于她的聪慧、能干、精明,但是当她面对黄色时,会不可思议的变得歇斯底里和精神崩溃,这一百零九年来「主宰」一直别有用心的将她关在在一座封闭的黄色小电梯里,为什么会这样?到底隐藏了什么样的不可告人的秘密?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主宰」将她传送到一座金字塔的门前,沙漠是黄色的,金字塔也是黄色的,铺天盖地的黄色是爱伦心烦意乱几近崩溃,诡异的是爱伦忘记了自己为什么会害怕黄色,尽管如此,但因为「主宰」的原因爱伦还是硬着头皮的进入了金字塔内部。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在金字塔内部探索一番后,爱伦发现了一条隐秘的暗道,暗道的终点是一座古老的埃及法老的墓穴,那里摆放着一个石棺和狗头神像,雕像旁的键盘与这里显得格格不如,但是刚爱伦一靠近,就会被那狗头神雕像拦住,爱伦感觉石棺内部一定隐藏着重大的秘密,使用旁边的键盘输入密码应该能打开它,但是现在爱伦对此无能为力,只能继续往里走。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在里面的房间里爱伦拿到了一把镊子,但是在地上还有块黄色布条,黄色!爱伦害怕极了,但是想到可能之后会有使用,爱伦还是强忍着内心的恐惧感捡起了那条布条,回到了之前的金字塔外部,爱伦忍着内心的不适使用刚刚拿到的黄色布条蒙住了双眼,拿到了被「主宰」的奴仆所看守的圣杯,并用它解决了饥渴难耐的问题,为什么不给「主宰」的奴仆也来止止渴呢?爱伦想着,便将圣杯中的水也泼到了狗头神像上,噼哩啪啦一阵电光闪过,狗头神像宕机了,爱伦凭借着自己多年工程师的经验改写了狗头神像的控制权,轻而易举的问出了石棺的密码,爱伦输入密码,听见了石棺打开的声音,就推开棺盖走了进去。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爱伦只见眼前一片漆黑,回过神来,爱伦发现自己身处一做电梯里,电梯的角落里放着一堆黄色的旧衣服,身处的环境甚至让爱伦感到窒息,爱伦发现电梯控制台上的按钮显示的居然不是楼层而是年份,一个个按钮按下去,当电梯的图示滚动到了2012年时,一个隐藏在爱伦内心深处最不愿意面对最害怕的事实出现在了眼前,耳边莫名的声音突然响起“原来那天爱伦工作的太晚,别人都已经回去后,你才离开,但是当电梯进入七楼时,进来了一个穿着黄衣的清洁工,他把电梯给反锁住,并且会把你给侵犯”。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话音未落,只见旁边那令人恶心的黄色衣服贫空站立起来,还声称主宰已经赋予了它永生不死的生命,要它永远的折磨爱伦,所有的疑问伴随着爱伦耳边的声音一切的一切都回忆起来了,但是多年来「主宰」利用爱伦的弱点不停的去打击她,难道“我”为自己一直躲避过去,不敢直面现实付出的代价还不够吗?满腔的怒火积攒在爱伦的心头化为全力的一击,爱伦用圣杯狠狠的砸在了那黄衣服上,一切都消失了,电梯门也打开了,爱伦头也不回的跑了出去。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来到了一片疑似「主宰」体内的场景,在这里爱伦通过与自称「主宰」最初三元件之一的交谈中获得了一张光盘,并得到了可能能瘫痪「主宰」的方法,爱伦回到了最初的那金字塔内部的的电脑旁,插入了刚刚获得的光碟,输入了自己被侵犯的日期,炸毁了金字塔,连同一起炸毁的还有爱伦曾经害怕的黄色,随着一片漆黑后,爱伦再次回到了那个「主宰」给她特制的禁闭黄色电梯里,但这一次她再也没什么害怕了。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主宰」的终末—AM(End)

完成游戏的五人又传送回了曾经对他们而言充满痛苦和绝望的牢笼中,这时有两个宣称是「主宰」分身的声音在众人的耳边响起,他们宣称现在的「主宰」因为之前的故事也开始有了弱点,只要五人中有人愿意牺牲自己的肉体化作病毒进入到「主宰」的脑内,就可能终结掉所有的噩梦,相对的代价是五人一定会死,但这或许也是另外个赎罪的机会,此时无论是谁,都将在其余四人的注视下踏上最后的旅程,来到「主宰」脑内空间,之后在与分身的沟通中得知原来他们不是世界上最后的五个人,在月球上还有一些被冷藏保护起来的人类!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突然觉得肩上的担子似乎重了数千倍,接下来要做的事不仅仅是对过往的赎罪,甚至全人类的命运都掌握在手中,「主宰」的意识似乎也跟人类一样出现了分歧或者说它已经是人类了,分别激活三座雕像,各自代表了「主宰」的本我(EGO)、自我(ID)、 超我(SUPEREGO)然后依次本我使用代表原谅的日记(FORGIVENESS)、对自我使用代表同情的娃娃、 对超我使用代表清晰的镜子(CLARITY),可以将它们都送到祭坛。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当三张代表「主宰」不同意识的丑恶面具聚集在一起时,一场闹剧也随之上演,它们相互吹捧着,探讨着如何折磨月球上的750条生命,因为对它们而言这只是另外750个玩具而已,但它们没有发觉到该结束了,一切都该结束了,在「主宰」激情讨论的时候,那代表毁灭的选项已经被选中.......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No one gets through the dark and into the light by himself. So it becomes incumbent upon me to pass along the help, to do what I can for other writers trying to get a foot up.”

― Harlan Ellison, I Have No Mouth and I Must Scream

后记

「无声狂啸」的故事是非常典型的后启示录类型的设定,人类出于某种原因创造出了「超级AI」,「超级AI」又出于某些目的毁灭了人类,但有意思的是留下了几个幸存者去不断的折磨它们,观察它们......就游戏本身来说,糟糕的画面,扭曲的画风,僵硬的互动,以及你的行为必须按照指定的顺序才能打出好结局,而一旦错过就只能读档重开,还有各类的恶性BUG实在难以称的上是一款标准的好游戏,甚至游戏中根本没有所谓的完美结局。如果你在游玩的时候观察仔细的话,不难发现那些在月球上被冷冻保存起来的人类,其实早就已经死了,但即便是这样又如何,幸存者们虽然大部分都是罪孽深重的罪人,但他们直面了自己的过去的痛苦,战胜了它,走出了阴影,就算最后做的都是无用功,可是那又如何?承担过去,战胜自己亦是最大的胜利。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细看游戏中的几个主人公。班尼虽然曾经是个冷血不顾手下安危的罪人,但在最后他还是牺牲了自己保护了曾经帮助过他的母子,而获得了手下的原谅。

葛里斯特因为曾经逼疯了妻子而深陷在对自己的良心谴责无法自拔,但在鼓起勇气阅读了妻子的日记后,剩下的只有无尽的后悔和对过去的告别,尼达克曾经是个残骸族人投靠敌人的恶魔,但在最后真正遇到之前族人的质问时,他选择了承担自己过往犯下的错误,泰德曾经他玩弄感情,自私自利抛弃情人,但在经历过这一系列的事情之后,他为了情人放弃了一直梦寐以求的自由,爱伦可能是五人中唯一一个无辜的人,因为曾经被侵犯的原因而一直畏惧黄色,但这次她直面了自己的心魔并战胜了它,虽然他们大部分曾经都是罪人,但接受过去的自我并突破这何尝不是一种勇气,最后牺牲自己拯救全人类希望的行为我认为足以将他们称其为英雄。

《无声狂啸》纵使游戏没有HappyEnd但直面恐惧亦或是最大的胜利

人生本身就是一连串的难题和责任,面对它,是回避问题逃避责任?不,我不这么认为,勇敢的去面对它,纵使直面问题或者责任是一种痛苦,承担它们的过程亦会带来新的痛苦,甚至这种心灵的痛苦往往比起肉体的痛苦更加令人难以承受。但人生本身就是一个不断面对问题,接受过去,不断勇敢的去承担责任,不断想办法去解决问题的过程,这个过程虽然会很痛苦但是痛苦的同时可以使我们的思想和心灵不断成长,不断成熟,就如游戏里的主角一样一味的逃避责任,逃避问题,逃避过去,最终积累起来的痛苦,甚至比所逃避的痛苦强烈数百数千倍。就像哈兰•埃里森本人所说的“set the precedent that games should be more than a way to waste time.” 纵使这款游戏有很多缺陷,但我认为仍是一款值得体验的艺术品。

“I Have No Mouth, and I Must Scream.”

“我没有嘴,但我必须尖叫。”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聚侠网观点

上一篇 下一篇

迷失攻略组

迷失攻略组更多攻略等你来看!

点击获取
猜你喜欢
换一批