原神钟离二:辞去久远之身

2021-07-05 18:00 来源:聚侠千机 作者:鸿鹄

当尘神归终离开钟离时,也是魔神之战的中后期了。

此时的魔神已经开始躁动,以至于钟离不得不出面,将他们一一镇压。

但根据《护法仙众夜叉录》记载。当时的璃月遍布污秽,这些污秽,是被岩王帝君镇压的魔神的怨恨。虽然,魔神们被坚固的岩石所镇压,但是它们腐化成为泥土之后,就会回归到天地之间的元素循环中。魔神的魂魄带有强大的怨念,这些怨念变成了污秽,随着元素的循环,再度在人世间扩散。

钟离二 辞去久远之身

这些污秽会引发瘟疫、制造妖邪、破坏土地、污染河流。当时的璃月人为此深感痛苦,于是,岩王帝君找来了护法夜叉。

所谓护法夜叉,是璃月的仙兽,生性骁勇善战,凶猛恐怖。它们与帝君立下誓言,为了护法而杀生。其中,最强大的五个夜叉,分别叫做浮舍、应答、伐难、弥怒和金鹏。

钟离二 辞去久远之身

从官方放出的PV中可以看出,这五个夜叉,分别是是雷、火、水、岩和风五个属性。他们被称为“三眼五显真君”。(“三眼”大概率是因为他们拥有“神之眼”这个外置魔力器官,所以是三眼。五显,可能是因为他们各自代表一个元素,一共五种元素。)而这五个人之中,如今仍在为岩王帝君效力的,就是降魔大圣——金鹏夜叉。

曾经的金鹏夜叉,在年少无知时,被一位与岩王帝君敌对的,不知名的魔神抓住了弱点,从而将他拘于麾下。金鹏夜叉听凭指示,坐下了大量残忍血腥之事。他不仅制造了诸多杀业,踩碎了许多理想,还被要求吞下败者的美梦。痛苦万分,但又身不由己。

终于,在魔神的战场上,金鹏夜叉遇到了摩拉克斯。钟离战胜了那名无名的魔神,解放了自我矛盾,苦苦挣扎的金鹏夜叉。因为他制造了诸多杀业,为了保护着为少年,于是钟离为他起了新的名字——魈。

如今的魈,变成了一个不苟言笑,冷心冷性的人。不管他人怎么(用杏仁豆腐)示好,他都是冷冷的模样,正是因为在那个无名的魔神麾下,他制造的杀业正在反噬他。

五位夜叉,从PV中可以了解到,在漫长的血战之中,业障会拘束夜叉,让他们被魔神的遗恨污染。火元素的魔神,因为陷入恐惧而发狂。岩元素和水元素的夜叉,因为自相残杀而死。雷元素的夜叉,走火入魔。只剩下魈还勉强支撑着身体。

从PV最后一段可以得知,魈在荻花洲听过温迪的笛声,也许,有钟离和温迪这两位尘世的七执政帮助,魈才能从业障的污染之中,勉强支撑到现在吧。(有一说一,温迪又是弹竖琴,又是吹笛子,从蒙德玩儿到了璃月……干点儿正事吧!巴巴托斯!)

金鹏这个名字,可能来自“大鹏金翅鸟”。前面的“大鹏”和“金翅鸟”一个是《逍遥游》中的鲲鹏,一个是印度教中的“迦楼罗”。如果,沿用金翅鸟的传说,按照《妙法莲华经》等佛经的说法,金翅鸟是护持佛的天龙八部之一,有种种庄严宝像,金身,头生如意珠,鸣声悲苦,每天吞食一条娜迦和五百条龙,随着体内毒气聚集,金翅鸟最后无法进食,上下翻飞七次后,飞往金刚轮山,毒气发作,全身自焚,只剩一个纯青琉璃心。

就会发现,这和魈不谋而合。

魈同样是斩杀着妖邪,并被妖邪所反噬,在痛苦之中反复挣扎。

而这个(两千多岁的)少年,知道自己身上的污秽,即使是走过客栈门前,都会让丘丘人暴躁发狂。所以,为了防止接近他的人被自己的污秽感染,宁愿自己深藏无人之地,默默涤荡污秽。也不希望最重要的挚友亲朋被感染,最终不得不亲手处决挚友亲朋。

这样一个鬼手起舞,佛心不灭的少年,确实配得上一颗纯青琉璃心。

而根据璃月遗迹的石碑显示,除了魈之外,还有一位叫做浮舍的夜叉也尚存于世。除却已死的三位,仅剩那位“走火入魔”的夜叉。走火入魔之后的浮舍,觉得自己不再适合夜叉的身份,于是开始了流浪,如今下落不明。

这些夜叉的离去,对于钟离来说,简直是失去了左膀右臂。

这时,钟离听到了,从深深的岩层之中传来的,渴望去看一看那人世间的呼唤。生活在地底下的,古老的岩元素生物,大多目不能视。千百年来,不见天日。钟离回应了那只发出声音的岩元素生物的愿望,把它带到了地面上。钟离赐给它看清事物的双眼,与它约法三章,他以岩王帝君的身份,应允它与地上的人共生,但若有一日,它破坏秩序,就会被再度封入黑暗。

而这个强大的龙形岩元素生物,就是现在的——

若(rě)陀龙王。

钟离二 辞去久远之身

(这个故事是显然没有说书人说得精彩。说书人传说,原本若陀龙王是地底的一块儿石头,有一天,突然有了灵性,就央求岩王帝君带它到地面上看看。于是,岩王帝君把这块石头雕琢成了巨龙的模样,让这条巨龙随他四处征战。有道是:金石迸碎荡尘埃,磐山纡水尽为开。创龙点睛得助力,盘桓遂引雨露来。)

(说书人这里,就引用了《画龙点睛》的典故。还有几分,《西游记》里,石头里蹦出个龙的感觉。而石头呼唤着,想要去看看外面的世界,又像是《红楼梦》里,那块明知道人世间“那红尘中有却有些乐事,但不能永远依恃,况又有`美中不足,好事多魔'八个字紧相连属, 瞬息间则又乐极悲生,人非物换,究竟是到头一梦,万境归空,倒不如不去的好”,但仍然笃定了心思,要去看一看的顽石一样。若陀龙王整体的“龙设”,就非常有中式趣味。)

然而璃月的历史,从来就是变化无常的。

若陀龙王随着岩王帝君征战,开拓出来的疆土越来越大。在岩王帝君和若陀龙王保护下的璃月人开始向更深的地脉发掘更多的宝藏。而若陀龙王一族定居的地底,因为璃月人的不断开挖而发生变动。(若陀龙王本来就是岩石创生的生命。某种意义上来说,璃月人挖走的各种宝石,就和它的“兄弟姐妹”是一样的。)

若陀龙王作为岩石创生之龙,理论上,拥有着和岩石一样永恒无尽的寿命。它甚至可以超越钟离,成为璃月寿命最长的存在。但即使是岩石,也会经历磨损。

流水虽然无法一下击碎岸边的礁石,但是常年的侵蚀,也能让海岸线退缩。烈风也许无法一下吹散山脉,但经年累月,也终究会让山地被吹得遍布沟壑。作为岩石创生的若陀龙王也是如此,时间不断累积,加剧了它身上的“磨损”让它逐渐失去了记忆。

它忘记了,是怎么和钟离一起走过名山大川。忘记了,如何奋勇杀敌,荡涤四方。它忘记了,曾经和钟离定立下的契约!

记忆会消散,但“情感”却不会。于是若陀龙王开始了自我割裂。

一方面,它对于璃月人的仇恨不断沉淀。璃月人的过度开挖,导致地龙一族的生存环境越来越恶劣。在开采的过程中,无数的地龙因为璃月人的活动而死。而钟离却不断偏袒着璃月人,偏袒着那些肆意妄为的璃月人。它忘却了,那也曾是它努力保护的,在璃月讨生活的普通民众。它只剩下恨,它恨璃月人的恩将仇报,恨钟离对璃月人的偏袒。于是它发出质问:

“这就是神的考量吗?毁灭你所不需要的东西,带着屠夫蹂躏荒野!”

即便钟离不断分出自己的力量,在漫长的岁月里,尽力修补着那些因为璃月人的开采而破损的地脉。但这种行为,也只能延缓磨损的加剧,并不能消除已经累积的磨损。

最终,无数地底生物的“情感”汇聚在若陀龙王的身上,它的憎恨变得纯粹!它的恶念主导了身体,发出咆哮:“吾乃若陀龙王!元素结晶创生之物,承载大地的力量和回忆,与山海同受,绝非蝼蚁的盟友!”

(这段感觉就和前面的污秽一样,元素力量会带着怨恨流动。死去的地底生物虽然不像强大的魔神一样,可以一下子靠污秽扩散疫病、污染田地、搅乱河流。但是积年累月,还是会在若陀龙王身上大量囤积。)

(若陀龙王作为有强大元素里的存在,它所吸收的来自地下生物的怨恨就越多。这些怨恨就算不是它发自内心的,也会因为“磨损只能延缓而不能消除”,逐渐累积。这点可以看出,就算钟离费尽全力修补地脉,就算璃月人终有一日不再为了生存而过度开采,若陀龙王也会因为磨损而发狂。)

疯狂的若陀龙王攻击了当时璃月人正在开采的层岩巨渊,导致无数的璃月人葬身其中。(人为了生存是肯定要和天地争夺资源的,就算不是开采矿脉,搬动搬动石头造房子,说不准也会被这些岩石创生的生物记恨。在“吃饱穿暖”之前,倒也不必苛责为了混口饭吃四处开采的璃月人。而且,如今的璃月也从开采业和农业转向了商业贸易,可以看出,璃月人也在积极转型,寻找能和自然和平相处的长久的安身立命之法。)

而另一方面,若陀龙王的碎片从它的本身脱离。它忘却了受到的伤害,忘却了地底的漆黑和无尽的呼喊,它忘却了,是谁将他带到地面上,让它睁开眼,看看世界的缤纷。它只记得,强烈的感激、信任和在意。于是它做出了回答:

“我乃若陀龙王善性的残留,代表契约之志,高原之心,以及,与人共存的和平意愿。”

若陀龙王一分为二,变为充满怨恨的大地的回忆,和充满温情的“若陀龙王与人的回忆”。

若陀龙王袭击层岩巨渊时,因为它强大的战斗力,导致钟离一时间无法奈何若陀龙王。为了能控制住局面,善那一面的若陀龙王,压制住了恶的一面的若陀龙王,这短暂的机会,让钟离用岩脊完成了封印,从而平息了层岩巨渊的动乱。

钟离二 辞去久远之身

钟离要以怎样的面目,怎样的情感,去面对这样一个曾经一起奋战的挚友呢?

和尘神同盟,尘神逝去。

和夜叉缔结盟约,夜叉发狂、背叛、走火入魔。

将若陀龙王带出地面,但最后,因为不可化解的矛盾,重新封印。

在璃月的大地上无数的生灵和钟离缔结契约,建立情感,但最后钟离不得不一一送走。

就连从一开始就陪伴钟离的寿命漫长的仙兽,也终究会寿命耗尽。它们满载着对璃月的热爱,带着对钟离的敬意,祈求这位岩王帝君能把他们的血肉融入璃月的土地之中。

传说在魔神大战时,力量波及到了周围的天衡山。天衡山即将要倒塌,为了能支撑起天衡山,移霄导天真君让友人砍断了它的犄角,用它那鲜血淋漓的犄角作为支点,撑起了山岳,保护山脚下的村庄不会被倒塌的天衡山掩埋。而它自己也坚持战斗到流尽最后一滴血。

移霄导天真君的犄角传说吸收了岩王帝君的岩之力,是璃月最坚硬的东西。在最后,它却为了保护璃月人民,放弃了自己最骄傲的犄角。

如今,它支撑起的天衡山依然耸立。它死战流出的鲜血,汇聚成了碧水河。

璃月是以中国为原型设计的国家。《原神》高明就高明在,不是搞了一堆红灯笼、石狮子、大红牡丹花,就自称是以中国为原型了。它是从时间的长度上,不断强调着从战争走向和平,是有前赴后继的“勇敢的人”在保护着黎民苍生。

外来的列强像魔神一样,不断割据这片土地。英雄们挺身而出,夺回土地,夺回尊严,夺回光荣。他们不断牺牲,并随着时间,不断被磨损他们的故事。

我们能感受到的,只有强烈的情感。当他们被提起时,我们深厚的自豪和惋惜。当我们被提起时,对他们深厚的感激和敬意。

这才是,璃月这个国家不断爆发魔神战争、尘世七执政的争夺战、讨伐旋涡魔神等等战役的意义。它想诉说,战争的残酷,它想让我们,像璃月人建立海灯节一样,铭记住,我们站立的土地,是用先烈骨血融入其中,才得以亘古不变的。

当海灯节的活动来临时,萍姥姥会告诉我们,海灯节是为了纪念在魔神之战中牺牲的仙人,是璃月人怀念自己逝去的至亲而设立的节日。萍姥姥感慨:“海灯节之所以存在,是因为那些‘老朋友们’不甘寂寞吧。”

“再见。”

“愿薪火相传,”

“美德不灭。”

钟离二 辞去久远之身

(到现在为止,璃月的仙人不是鹿就是鹤。“鹿鹤同春”是古代寓意纹样。又名“六合同春”。“六合”,是指“天、地、东西南北”六个方向。,亦泛指天下。“六合同春”便是天下皆春,万物欣欣向荣。民间运用谐音的手法,以“鹿”取“陆”之音;“鹤”取“合”之音。 “春”的寓意则取花卉、松树、椿树等。这些形象,组合起来构成“六合同春”。少数民族白族也有鹤象征长寿、鹿象征纯朴温顺的象征。感觉选这两个动物,不是没有道理的。)

距今大约两千年前,尘世的七执政终于坐定!

风、岩、雷、火、冰、草、水七神登临王座。天理的循环再度开始。

钟离也多了一个名号——岩神,摩拉克斯。

根据“漆黑陨铁的一角”的描述可知,战败的魔神并不愿意服从七神的同志,于是逃逸到了超越七神统治的,提瓦特大陆之外的“暗之外海”。盘踞在岛屿上,化作了邪神。

当旅行者在璃月的大路上收集齐所有的岩神瞳,就会获得九枚“追叙之石”。

当我们追随岩神的目光,踏遍整个璃月,最后获得的追叙,却是“为了不让杀伐再现,为了不再让生命白白流入大地,为了迎接和平的岁月”而封印的古老的战争记忆。握在手中,能感受到的强烈情感,实在太过复杂,以至于难以总结。

当追叙之石安置进了翠玦坡的靖世九柱里,我们可以看到(烦人的遗迹守卫)最后的碑文(和冒险家最喜欢的大宝箱)。

贪心、眷恋、凝视、妒忌、嗔怒、恶欲、自矜、争夺、动乱……

此凡心九种,即可助世,又可乱世,不褪不灭,绵延不绝……

故立九柱以靖世,镇世间纷战于此。

自此,璃月持续了千年的魔神战争,才算是结束了。

而石碑最后的两句,“若后世者破靖世九柱入内,世间必刀兵又起”,可能暗示着提瓦特接下来又会迎来动乱。(当然,冒险家们最喜欢的,肯定是“正读此碑者,可自取室内宝物,镇守璃月八方”这句。)

钟离二 辞去久远之身

本文系作者投稿,不代表聚侠网观点

上一篇 下一篇

迷失攻略组

迷失攻略组更多攻略等你来看!

点击获取
猜你喜欢
换一批